甘肃11选5|体彩11选5规则

盡責小卒睡這里

排行榜 收藏 打印 發給朋友 舉報 來源: 運城日報 發布者:運城新聞網
熱度0票 瀏覽125次 時間:2019年3月26日 10:01
  ■張寶晶
  今年是老舍先生誕辰120周年。為了紀念他,前不久我通讀了《老舍正傳》,也特意去憑吊了老舍先生的墓地。
  歲尾的北京,天寒地凍,零下10℃,因為沒風,還不是很冷。我走到八寶山革命公墓東部一區,由北面數起的第四行最東頭,便是老舍先生的墓。
  這里沒有墓碑,也沒有隆起的墳堆。長七八米、高一米多、厚三十多厘米并拐了一個直角的矮墻,代替了他的墓碑。墻呈“7”字形,均由打磨得光滑如鏡的四層大致四十塊的漢白玉石塊砌成。
  北墻中間兩層,上面一層橫刻著“老舍”簽名筆體和“生于1899年2月3日,死于1966年8月24日”。下面一層橫刻著“胡絜青”簽名體和“生于1905年12月30日,卒于2001年5月21日”。
  這兩行字,上面的靠前,下面的靠后,前后錯半尺,看著很舒服,一點也不呆板。東邊墻上用一朵胡絜青先生畫的大菊浮雕做襯底,其上第二層橫刻著老舍先生的話:“文藝界盡責的小卒,睡在這里。”
  在“7”字墻里的地面上,用厚7厘米的墨綠色花崗巖拋光石板鋪地,在與“7”字墻九十度夾角對角的地方,雕有老舍先生的浮雕銅質側面頭像,直接鑲貼在石板上。以頭像為圓心,淺淺地在石板表面刻著一圈一圈逐漸擴大的同心圓,宛如漪瀾。這一切,形象地再現了老舍先生生命最后的場面。石板下面便是兩位老人的骨灰。
  在北墻外壁用隸體豎刻著“舒濟、王瑞,舒乙、于濱,舒雨、武一,舒立、鐵民,敬立”。
  墻上所有的字都用綠漆描繪,白底綠字,非常醒目。這樣的墓地設計別具特色,天下無二。
  1937年“七七”事變,老舍由濟南經鄭州到武漢,此后,他抗戰的短文、詩歌、鼓詞、快板、信件,全都上了報,上了街。他的詩,他的文,是機關槍,有著戰斗的灼熱,有著挺進的氣勢,有著高亢的憤慨,有著連發的激情!他贏得了普遍的尊敬和愛戴,很快就被推崇為抗戰文藝界的核心人物之一。
  就在老舍到達武漢前后,全國文化人士也都匯聚于此,大家為了一個共同的目的——抗戰,走到一起來了。在中國共產黨抗日民族統一戰線政策的影響下,文藝界人士迫切要求成立統一的作家聯合組織。1937年10月,黨員作家陽翰笙率先提出籌辦“文協”,立即得到各方面熱烈響應。1938年3月27日,中華全國文藝界抗戰協會在漢口正式成立,老舍和郭沫若、茅盾、成仿吾、田漢、郁達夫、巴金等45人當選為第一屆理事,老舍與其他14人當選為常務理事。
  1938年4月1日,老舍寫了一份入會誓言,公開發表:“我是文藝界中的一名小卒,十幾年來日日夜夜操勞在書桌與小凳之間,筆是槍,把熱血灑在紙上。可以自傲的地方,只是我的勤勞;小卒心中沒有大將的韜略,可是小卒該做的一切,我確是做到了。以前如是,現在如是,將來也是如此。在我入墓的那一天,我愿有人贈我一塊短碑,刻上:文藝界盡責的小卒,睡在這里……你們發令吧,我已準備好出發。生死有什么關系呢,盡了一名小卒的職責就夠了!”
  這段誓詞,或許最能代表老舍先生的人生觀、世界觀、價值觀、生死觀。
  站在老舍墓地,看著那深綠色的“湖水”,看著那如同水紋的浮雕,我想它寓意老舍先生投湖自盡的事實,也寓意著人們對老舍的死在腦子里深深的思考。老舍的死,我早就知道,但他為什么要死,怎么死?我是看了《老舍正傳》后才弄清楚的。
  1966年“文化大革命”剛剛開始,入夏以來,老舍身體不適,一天夜里突然大口吐血,總量竟有半痰盂,當即被送到醫院。半個月后病愈出院,大夫囑咐他在家養些日子,老舍卻急著要上班參加運動。命運無情地嘲弄了他的獻身精神,事與愿違,他竟以最快的速度直接奔向了生命的終點。
  1966年8月23日,是他上班后的第一天,“紅衛兵”原定這天在成賢街的孔廟里焚燒京劇戲裝,他們認為這些價值昂貴的戲裝是才子佳人、帝王將相的衣服,屬于“四舊”,要盡早把它們消除,還要拉兩三位北京市文化局的領導干部去挨斗。市文化局和市文聯是近鄰,紅衛兵順手牽羊把市文聯已經揪出來幾個文化人也裝上了車。身為北京市文聯主席的老舍,看見自己所有的好朋友、部下和市文聯的領導干部都被點了名,便主動地站了出來。他的正直,或許是他最可愛的地方,但這恰恰要了他的命!當時有人認出了他,大叫:“這是老舍,是他們的主席,大反動權威,揪他上車!”
  在孔廟里發生了可怕的武斗。他們把戲裝堆在一起,燃燒起熊熊大火,讓挨斗者圍跪在大火周圍,還用道具痛打他們。老舍被打得頭破血流,白襯衫上淌滿了鮮血,他臉色煞白,眼睛在眼鏡后面閃著異樣的光,只有這目光是烈性的、勇敢的和堅決的,把他的極度悲苦表達得清清楚楚。這目光明白無誤地告訴人們一個可怕的信息:他只要一閉眼、一低頭,便可以馬上離開這發了瘋的痛苦世界。
  挨斗后,老舍被單獨先期由孔廟接回文聯,誰知此舉竟把他從這個大災難,推向了另一個更大更黑的深淵。文聯早有數百名紅衛兵嚴陣以待,皮帶、拳頭、皮鞋、唾沫全部砸向他一人。紅衛兵向老舍提出幾個問題,他冷靜地做了實事求是的回答。這些維護尊嚴的回答猶如火上澆油,再次招來了更殘酷的肉體折磨。
  老舍決定不再低頭,不再舉牌子,也不再說話。他抬起了那滿是傷痕、滿是血跡、滿是憤怒、滿是尊嚴的頭。“低頭,舉起牌子來!”聽到紅衛兵的訓斥,老舍使足了最后的微弱的力量,將手中的牌子憤然朝地下扔去,牌子碰到了他面前的紅衛兵身上,又是一頓拳打腳踢。老舍回家前,紅衛兵對他說:明天早上必須拿著“現行反革命”的牌子來文聯報到。
  1966年8月24日早上,他沒有到市文聯去,他受不了紅衛兵的侮辱。臨出門前,他走到三歲的小孫女跟前,俯下身來,拉著她的小手,輕輕地慢慢地說:“和爺爺說再見。”
  25日早上,老舍的尸體被人從太平湖打撈出來,放在岸邊,身上蓋著一張破席,人們在他的制服口袋里發現了工作證。
  老舍的遺體被匆匆火化,骨灰不得保留。當時,中國的作家們,絕大多數都處在困境之中,日本進步作家卻發表了第一批紀念老舍先生的文章,其中,井上靖的《壺》、水上勉的《蟋蟀葫蘆》、開高健的《玉碎》都成了名揚四海的祭文,在世界上引起了極大反響。人們一致認為:老舍的死,是一個不可挽回的嚴重損失;老舍的死,是一場震撼天地的大悲劇,但是他的舍身反抗精神,他的悲壯氣概,在那非正常的特殊條件下,有著巨大的震撼力量,拋出一個大問號,人們難道不應為這個問號而深思嗎?人們難道不應從這個問號中,找到沉痛的教訓和正確的出路嗎?
  答案終于找到。過了12年,1978年6月3日,人們聚集在八寶山,為老舍舉行了隆重的“骨灰安葬儀式”。然而,老舍的骨灰盒里卻沒有骨灰,只放著幾件象征性的遺物:一支鋼筆,一副眼鏡,一包茉莉花茶,這些都是老舍寫作時絕對不可缺少的東西。來自全國的幾百位最知名的作家對著這象征性的骨灰盒深深鞠躬,默哀憑吊,寄托自己的哀思。著名作家茅盾致悼詞,他高度評價了老舍的一生,排除了橫加于他生前身后的一切誣陷,恢復了老舍作為偉大愛國主義者和杰出的現代文學家的光輝。鄧小平等同志送了花圈,鄧穎超、廖承志等領導人親臨靈堂。
  墓碑上刻的“文藝界盡責的小卒”,這是老舍先生生前對自己的要求。老舍先生,姓舒,原名舒慶春,字舍予,滿族后裔。他1924年9月到英國倫敦大學東方學院任教,在英國6年多,他一邊教書,一邊寫作,先后創作了《老張的哲學》《趙子曰》《二馬》三部小說,均被鄭振鐸在上海主編的《小說月報》雜志連載。自1926年第8期《小說月報》登載《老張的哲學》起,他開始使用筆名老舍。
  1930年7月以后,老舍先后在齊魯大學、山東大學當文學教授。在山東的7年多,是他一生中文學創作的大豐收時期。他一年起碼寫一部長篇小說或者平均一個月寫一篇短篇小說。長篇小說有《大明湖》(1931年)、《貓城記》(1932年)、《離婚》(1933年)、《牛天賜傳》(1934年)、《駱駝祥子》(1936年)、《選民》(1936年)。短篇小說有《趕集》(1934年)、《櫻海集》(1935年)、《蛤藻集》(1936年)等。這七年半他共創作200篇作品,產量很高。與此同時,老舍的散文、舊詩、新詩都開始大量涌現,向他約稿的報紙、刊物在二三十家。
  1937年盧溝橋事變到1945年日本投降,八年之內,老舍輾轉重慶、桂林、成都、延安等地,在不斷的遷徙中,他還完成了《火葬》《四世同堂》《偷生》三部長篇小說和半部長篇小說《蛻》。中短篇小說集《火車集》《貧血集》兩部和半部《東海巴山集》。長詩集《劍北篇》。話劇九部,其中獨自完成六部,與別人合作三部,分別是《殘霧》《張自忠》《面子問題》《大地龍蛇》《歸去來兮》《誰先到了重慶》《國家至上》《王老虎》《桃李春風》,通俗文藝作品《三四一》。據不完全統計,還有三百多篇散文、短詩、評論、鼓詞、相聲、歌詞等。這些作品都和抗戰有關,他是一個抗日戰士。
  在美國講學和文化交流一年多后,老舍回到北京。1950年春,他完成了三幕話劇《龍須溝》的寫作。此后,他又寫了三十多部新戲劇,其中發表的有二十二部,包括話劇十五部、歌劇三部、曲劇一部、京劇三部,另外還有一部翻譯的話劇。1951年夏天,他又創作完成話劇《一家代表》、曲劇《柳樹井》。1952年,他又創作了獨幕話劇《生日》、歌舞劇《消滅病菌》、歌劇《大家評理》。1953年10月老舍作為副團長到朝鮮慰問志愿軍,他在那里住了半年,寫出長篇小說《無名高地有了名》。1955年上半年,老舍寫出了四幕八場的話劇《青年突擊隊》。1956年,他寫的五幕六場話劇《西望長安》同時在《陜西日報》和《人民文學》雜志發表。1956年夏天,他把昆曲《十五貫》改編成京戲。1957年上半年老舍完成了話劇《茶館》的創作。當年7月,大型文學刊物《收獲》在上海創刊,拿《茶館》當了創刊號給讀者的見面禮。1957年11月,他出版了散文集《福星集》。1958年對老舍來說,又是一個豐收年,他一氣寫了三個話劇:《紅大院》《女店員》《全家福》。1959年,他寫了京戲《青霞丹雪》。1960年寫出話劇《義和團》(又名《神拳》)。1962年寫出話劇《荷珠配》、小說《正紅旗下》。1963年改編京戲《王寶釧》,發表四十篇短文。1964年和1965年各發表10篇和9篇短文。
  我羅列了這么多老舍先生的作品目錄,似乎有啰嗦冗長之嫌,但我覺得,事實是最有力的說明,這樣寫,比給他戴些空洞的大帽子更能感染讀者。只有通過擺事實,才能知道什么叫筆耕不輟;只有通過擺事實,才能知道老舍先生“盡責”;只有通過擺事實,才能知道“群山”中有《龍須溝》《茶館》《駱駝祥子》《四世同堂》《正紅旗下》這些“珠穆朗瑪峰”。
  老舍不僅是一個作家,一個社會活動家,還是一個擔負重要職務的領導干部,有許許多多的會議他要參加,有許許多多的文件他要過目,有許許多多的活動他要親臨,盡管如此,他仍然寫出了如此多的作品。這哪里是寫書,分明是一部機器在印書!人們說到某位高產作家,往往用著作等身來形容,我覺得老舍先生是著作超身。他是一個“盡責”的人,是“人民藝術家”,是“作家勞動模范”。
  1963年以后,老舍先生的創作逐漸走上了下坡路。據說是劉志丹的弟媳李建彤撰著的長篇小說《劉志丹》,被冠以反黨小說的罪名,接著昆曲《李慧娘》被批判,在這種形勢下,老舍被迫停頓了《正紅旗下》的創作。《正紅旗下》通過一個家庭和社會的交往,描寫一個小社會,里面既有這個家族的成員,也有家族以外的人物;既有社會的上層人物,也有下層人物;既有漢人,也有旗人和回民,甚至還有來華傳教的洋牧師。它不僅織出了一幅二十世紀初中國社會的逼真畫卷,回答了清朝滅亡的原因,也為世人正確地認識滿人提供了足夠的依據。正如著名作家冰心老人所說:“這篇《正紅旗下》和老舍筆下的解放前中國故事一樣,充滿了憤激,充滿了哀愁,而且激憤和哀愁又都用他慣用的尖刻和詼諧的筆法描述了出來,使人讀了有‘滿紙荒唐言,一把辛酸淚’的感覺。”從其在思想性和藝術性上達到的成就看,它在老舍的作品中占有重要地位,無疑是老舍的代表作之一,也可說是他著作寶庫中集大成的壓卷之物。然而,這本有特殊文學價值和歷史意義的作品竟然沒能完成,只寫了十一章,八萬七千多字,成了我國文學史上大大的遺憾!
  老舍作為我國“五四”以來新文學的開拓者之一,作為把我國文學寶庫的瑰寶帶進世界文學的先驅者之一,作為跨越新舊兩個社會、寫作最勤、產品最多、造詣最高的作家之一,作為語言藝術大師,作為杰出的藝術革新者,作為偉大的愛國主義者和革命人道主義者,作為一個不斷追求進步、不斷追求光明、有著高尚人品的人,中國人民是永遠不會忘記他的。
  人民會永遠記住這位文學界偉大的“盡責的小卒”!他的書,他的戲,他的品德,他的善良而又倔強的性格,比起他戲言的那塊立在幕前的小矮石碑,會更加不朽,并成為真正的永恒!
(編輯:張波)
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新聞挑錯 / 新聞線索提供】
頂:0 踩:0
對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:
當前平均分:0 (0次打分)
對本篇資訊內容的質量打分:
當前平均分:0 (0次打分)
上一篇 下一篇
網站聲明
    運城日報、黃河晨報所有自采新聞(含圖片)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布,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;授權轉載務必注明來源,例:“運城新聞網-運城日報 ”。
    凡本網未注明“發布者:運城新聞網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山西運城日報社 版權所有 
未經運城新聞網的書面特別授權,請勿轉載建立鏡像,違者依法必追究
授權法律顧問:山西韶風律師事務所
新聞熱線:0359-2233591 廣告合作電話:0359-2233350 2233273 Email:[email protected] 業務合作QQ:439433670 / 6906381
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:14120190001
甘肃11选5 今日海南4十1开奖 c 21点 奥格斯堡vs云达不莱梅 0809尤文vs乌迪内斯直播 单机版的地下城勇士 江苏11选5开奖网站 上海基诺彩票中奖号码 中国体彩网开奖结果 开一个网上棋牌室多少钱 ac米兰对乌迪内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