甘肃11选5|体彩11选5规则

《仝卜年在臺灣》之八

排行榜 收藏 打印 發給朋友 舉報 來源: 運城晚報 發布者:運城新聞網
熱度0票 瀏覽383次 時間:2019年3月18日 11:54
愛民如父母

——《仝卜年在臺灣》之八


 清代臺灣的居住環境 (資料圖)

  龜島上的竹林旁,小石正帶領番人小伙子給住民蓋房子,旁邊站著不少番人在看小石他們忙碌。
  這邊,番人小伙子來來往往,搬木料、抬石塊、搬磚。那邊,仝強等人幫著一老嫗搬進了一間已經蓋就的低矮新房里。
  仝強抱著老人的行當,老人跟在仝強身后進屋。不想,仝強離開后不久,老人又抱著自己的行當站在新房門外,猶豫了片刻后,她就徑直拖著那堆東西回到了自己原來的那間潮濕的草棚中。
  老嫗剛進草棚不久,遠處天際就響起了雷聲。
  新落成的房子里,小石正用刨子刨平木料做門窗,忽聽屋外有雷聲,他放下手中活計,到屋外瞄了瞄遠處天際,烏云已在天際翻滾。他立即疾步來到加工磚瓦的場地,召喚小伙子們速速把已經摞起來的磚坯子蓋好,避免雨淋。小伙子們一個個放下手中活兒,去覆蓋磚坯。
  天上已有大點雨滴砸下來。
  茅草棚中老嫗坐在地鋪上,頭頂上方雨滴不斷滴下來。她移了移地方,頭頂依然滴雨。又移一移,雨水依然不斷。她抱起自己那包東西,站起來,雨水依舊。老嫗抱著東西到處走動,結果被淋成個“落湯雞”。她走出草棚,看了看,看到她剛才離開的那間新瓦房檐下站著不少人在避雨,她也冒著大雨跑了過去。
  老嫗來到新房前,因為人多沒地方站,她便撥開人群,推門進到房子里。房子里干干凈凈。老嫗放下東西便躺在地上睡起來。屋子外避雨的人推門一看,也都一個個擠了進來。
  仝夫人操持的工房內,仝夫人、惠娥、海妮等人正忙著指導番女紡線、織布、剪裁制衣,一片忙碌景象。不知從何時開始,嘎巴便站在海妮身后,細細地觀察著海妮教別人紡線的一舉一動。嘎巴手中抓著只小鳥,又從口袋中掏出一粒粒珍珠,小心翼翼地放在海妮面前。海妮抬頭看見嘎巴頭人沒有紋臉,便驚奇地問道:“嘎巴頭人,你怎么不紋臉了?”
  嘎巴:“你不紋,我也不紋。”
  在一旁的惠娥聽到二人說話,做了個“鬼臉”,壓低聲音開玩笑地說:“哎吆,海妮妹子真不簡單,嘎巴頭人以你為榜樣,向你學習,你不紋臉他也不紋臉。好啊,海妮妹妹,以后啊,你……”惠娥話沒說出來,自己倒是笑了起來。引得滿屋人都扭頭看向這里。
  嘎巴不知所以地到處看了看,起身外出。
  不一會,海妮也起身走了出去。番女們低聲議論著。
  仝夫人不大高興:“這個毛頭小伙子,叫什么名兒?噢,嘎巴頭人。他每次來都沒好事,總要耽誤海妮很長時間干不成活。”
  惠娥:“媽,年輕人的事,你就別管了。再說,還有我海妮妹子。”
  噶瑪蘭寨小街綠蔭覆蓋處,歪斜著一間不大的茅草屋。仝卜年及其隨員正朝著這邊走來。
  小屋子里,一位雙目失明的孤苦阿婆,正在給自己梳頭。老人雖然失明,但卻很愛整潔,她用小笤帚把那低矮的臥榻處掃得很干凈。
  屋子一角,一位鄰婦正在幫阿婆做飯,鍋灶里的火苗忽閃著。阿婆道:“哎,我老婆子一天不死,一天讓你們消停不了,不知要拖累你們到幾時?”
  鄰婦停下手來道:“阿婆快別說了,你孤苦一人,干啥事不方便,就得有人幫。往后,你就不要提那些不愉快的事了。要我說,左鄰右舍幫一幫也是應該的。”
  阿婆提高聲音道:“你看你說的,應該幫的只有我兒子。誰知他竟流落海外,這么多年沒消息,也不知死活。害人的洋鬼子,老天爺怎么不整一整這些惡人?”老人說著,兩眼閃出了淚花。
  仝卜年、百通、仝強、震生等人說著話進屋,老人聽到說話聲,便急著喊道:“鄰家媳婦,快把門關上,又是那個討厭的傳教士來了。”
  鄰婦一邊急著招呼仝卜年一行人,一邊對阿婆道:“阿婆,你聽錯了,不是那個討厭的布仁,是仝大人他們來看你了。”
  仝卜年一聽鄰婦的話便問道:“什么不仁?”鄰婦熱情地說:“大人,阿婆不是說你們,她是說,剛才那個荷蘭傳教士布仁。那個討厭的布仁,來了就沒好事,他要老人去教堂誦經,老人發了脾氣。”
  仝卜年:“是有人惹阿婆生氣了。”
  鄰婦壓低聲音道:“那些人傷了阿婆的心,老人看不見布仁,就朝著布仁說話的方向,狠狠打了一拐棍,差點打到布仁的頭,嚇得布仁拔腿就跑。”
  仝強道:“阿婆,揍得好。不干好事的人,該挨揍。”
  鄰婦道:“早年,老人的兒子阿輥被荷蘭人騙到南洋,下落不明。那個傳教士布仁聽說后,就給老人送來一本經書,說是念一念那本書,兒子就會回來。阿婆于是就請人整天給她念。誰想那本經書都讓人給念爛了,她兒子依然杳無音信。老人哭白了頭發,哭瞎了雙眼,多虧了鄰里幫助,才艱難活了下來。”
  仝卜年沉思著點點頭:“原來是這么回事。”
  鄰婦道:“就這,他們仍不放過阿婆,還時不時來糾纏,說啥神靈能保佑阿婆死后升天,她兒子在那里等著她。阿婆再不愿聽那個布仁的話。”
  仝卜年:“百通里胥,布仁傳教士是個怎樣的人?”
  百通:“用咱們當地的話說,是個壞蛋。其父是荷蘭人,在島上經商多年,長期和一位華裔女子交往,生下他。他父親帶他回到荷蘭,家族不認賬。無可奈何,那個黃卷毛老頭子又把他帶回島上來。之后,布仁一年年長大,那老頭子又把他送到日本上學。所以這個布仁便自稱他父親是荷蘭人,母親是中國人,受的日本教育。回島后,他借傳教做買賣,販賣樟腦,為他死去多年的老子招魂。”
  仝卜年:“看樣子,這家伙不光是一個身世復雜的人,也是一個假仁假義的角色,不可輕看。”
  百通:“不過這一來,倒是給了他的諸多對手一個把柄,被英商霍根譏笑。”
  仝卜年點頭認可:“身世背景復雜了點。難怪老人要急著關門,不怪,不怪。老人家,你做得對,對于這些家伙,不能客氣。”
  幾個人走近阿婆。仝卜年抓住老人手道:“老人家,你好。我是仝卜年,是臺灣府撫民理番海防糧捕通判。”
  老人急著要起來,仝卜年急忙扶住。百通對老人道:“阿婆,他就是咱們的通判老爺仝大人,他和他的孩子一起來看你來了。”
  阿婆:“仝大人,你看我一個瞎眼老婆子干啥呀?”
  仝卜年:“我和我的孩子們,還有咱們的里胥百通,一起來看看你,和你說說話,坐一坐,看看你還有什么要辦的事,用得著我們時,你就讓人來喚。老人家還好著嗎?”
  阿婆:“好,好,你也好。”
  百通把一包東西遞給阿婆:“阿婆,仝大人還給你帶來了一包米和兩百文錢。”
  阿婆一聽百通的話,又急著站起來:“這真是世道變了,在咱島上祖祖輩輩,啥時聽說過當官的看我這樣的窮人。仝大人,你真是天下第一大好人,大清官。可惜我看不見你。”
  仝卜年:“老人家,看不著就摸,來。”
  仝卜年抓住老人的手,放到自己的臉上。老人不停地撫摸著,不停地點著頭念叨:“仝大人,大好人,噶瑪蘭的福氣,朝廷派來的生佛……”
  站在一旁的鄰婦插嘴道:“真是生佛。”
  仝卜年:“老人家,卜年有不到位的地方,還望您老多多指點。卜年小時家寒,二老去世早,在島上,您就是我的老母。”
  百通:“阿婆,老爺決定,每月從他的俸銀中扣出兩百文,供您老頤養天年……”
  老人聽后,趴在地上便擬磕頭,被眾人層層攔住。 (稽明法 張希艾)
(編輯 吳琪萌)
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新聞挑錯 / 新聞線索提供】
頂:0 踩:0
對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:
當前平均分:0 (0次打分)
對本篇資訊內容的質量打分:
當前平均分:0 (0次打分)
上一篇 下一篇
網站聲明
    運城日報、黃河晨報所有自采新聞(含圖片)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布,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;授權轉載務必注明來源,例:“運城新聞網-運城日報 ”。
    凡本網未注明“發布者:運城新聞網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山西運城日報社 版權所有 
未經運城新聞網的書面特別授權,請勿轉載建立鏡像,違者依法必追究
授權法律顧問:山西韶風律師事務所
新聞熱線:0359-2233591 廣告合作電話:0359-2233350 2233273 Email:[email protected] 業務合作QQ:439433670 / 6906381
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:14120190001
甘肃11选5